《 2018 物物語 》走走池上 X 手感食器: 不加以掩飾的樸直,簡單而不簡單

2 0 1 8 . 1 0 . 2 7

讓走走池上空間內持續地(也緩慢?)放入一些藏書、有趣的東西、置放理念很好的產品,這樣地分享是我喜歡的方式,說不定,旅人短暫的停留,也能獲得休憩以外的一點點心靈上的收獲。


在花蓮工作空檔,去了間一直很好奇的小店「 魂生製器 」,店外裝潢低調,室內則以灰色水泥與全白牆面配色為主,但因為擺放各式樣貌與色澤生活陶與器皿,於是產生舒服與格調並存之感。環視屋內的其他美麗陶器,心靈彷彿受到美的薰陶,雖然我不是少女,但的確有種平靜的喜悅油然而生。主人是一對認真在地生活與喜愛陶器的夫妻,兩人個性是浪漫與理性互補,也或許是這樣特別的搭配,讓其創作靈感與器作呈現上有許多新鮮的樣貌。

幾次接觸後,有機會在他們工作時近距離拍照,在空檔時詢問了這些製作步驟的重要性,這才明白手工作陶是多麼辛苦的活啊~那些宛若藝術品的陶器,背後是器作家耗時耗力,流滿身汗水聚精會神地製作出來。



搬運沈重的泥條物料、拉胚就是每天與泥巴打交道、精準的上釉時間、手工一刀一刀仔細雕刻紋路、整天在高溫烤箱旁10幾個小時的工作、反覆地檢查工續….這當中某個環節操有失誤,完成品往往就是變為自己的收藏,這其中的艱辛、期待、成果,箇中滋味只有創作者能完全體會。某次工作後,男主人端木拿茶、甜點招呼我時,我見盤身有些瑕疵,他笑著說「所以有句話,作陶的用破碗,這是真的…」


回到店內陳列的陶瓷器作,進門後右方陳列的手感刻紋是我第一眼見到,就很喜歡的系列,其主體所用的釉藥為暖白色花釉,而三款不同的花紋靈感取材自然,月桂、鳳凰木、雀尾,而這三種紋路的意象呈現,是需手工耗時地刻畫、經過多道檢查工續而來。

 

我之所以特別對這杯器有感覺,或許是因為其純白的色彩、紋理低調的特質,與所有器具一同擺放時,皆可沈穩的融入環境之中,適合承裝任何飲品或點心,不搶戲地襯托出主角本身,彷若協調的自然,每個事物都各司其職的扮演自身角色。如同「走走池上」這間小白屋,讓來往的旅人得以放慢腳步停留,喘口氣休憩片刻,獲得能量也留下了故事。主角是經過的每一位友人,走走池上則是安靜的聆聽者。

 

目前,走走池上的空間內,所有品茶與咖啡的杯子,皆換成了 魂生製器 的作品手感刻紋系列,若您有機會來到這兒坐坐,喝杯咖啡或茶品嚐時,請端看杯身釉藥開片的紋理痕跡,感受這手作的觸感、花紋,體會其反饋回來的視覺、嗅覺、味覺與觸覺,回味每分每秒的當下,在旅行中,感受生活的美好,從來不會太遲。


文字、攝影/ 羅正傑 (走走池上)